小学园

“师弟,你又在发呆了,这太不像你的为人了。”正在收拾细软准备明早同大伙一起上路的三师兄——高志海放下叠好了一半的衣物,推了推不知神游到哪里去的最小的师弟——风雅。风雅不为所动地凝视着跳动的火苗,高志海奸笑着移开蜡烛,可他仍然无动于衷。“我就看不出这蜡烛苗有什么好看的。”高志海无可奈何地摇头叹道。
风雅此时才转动了眼珠子,微微瞅向他,轻笑道:“三师兄是不会懂得我的心情。”
“你又在想小师妹了。”高志海同情道:“你和大师兄比武输了,小师妹自然是人家的人了,你也该认赌服输,别再对小师妹念念不忘了,不然伤心的人到底是你呀。”这情字害人不浅,从自家师兄弟争个女人上就可以看出来。



小师妹太傻了,比武前一天夜里居然来找他,请求他对大师兄手下留情故意输掉这场比武。当时他看在两人是多年的师兄妹份上警告小师妹不要太喜欢大师兄,大师兄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如意郎君。可小师妹不听劝言,执意要求他输掉这场比武,他也不想再烦心就顺了她的心意。师父这一次算是载了个大跟头,原本是想用美人计捆住他的手脚,现在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呀!
高志海明显不相信他的话,“那你盯着这蜡烛苗发什么呆啊?”他趴在桌上也盯着蜡烛苗,好奇的问。
风雅冷下脸,放下支着下巴的手回答:“我在想师父什么时候才会放过我,我可不想一直在师门中呆到大师兄和小师妹成亲为止。”师门中有的人感情太复杂,他应付不了,趁早离去才是长策。
“你别痴心妄想了,师父这次可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把你软禁在师门中直到大师兄和小师妹成亲之日才是怪事呢。”高志海凉凉地笑道:“你也知道师父好风光,你这鼎鼎大名的雅公子雅大侠难得会一趟师门,师父不把你当作装饰品往喜堂里搁着实在是太浪费资源了。”也不想想他自从离开师门浪迹江湖三年之久也不过一年才回师门一趟而已,师父不拿他开刀拿谁开刀?
“三师兄,你再说这种话我可就逃了,你空手回师门向师父交差吧。”风雅拿起桌上的剑作势要往门外走去,吓得高志海连忙拦住他。
高志海堵住门,干笑道:“师弟,你可千万别走,你走了师父还不杀了我。”想起师父那恐怖的身高和身手,他就感觉自己快要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师父事实很疼他们师兄弟几个,可发起火来超级恐怖。
“哼,没都没有。”风雅冷笑着用剑挑开他的撑在门框上的手臂,这轻轻一个动作立即令高志海手臂一阵发麻,立马抱住手臂痛呼出声。
“我可是你的三师兄耶,你就不能手下留点情吗?”高志海痛苦冲他抱怨道。
“你让开我就可能会手下留点情。”风雅说得冷酷,一点儿也不留情面。
高志海只好搬住一个人压制他:“师弟,再过半个月大师姐就会回师门,为小师妹成亲的事商量对策。”希望大师姐能压住师弟,不然他回去可真要倒大霉了。
“好吧,我暂时不走就是了。”风雅脸色有点难看地转身,把剑放下坐在凳子上继续发呆。
幸好幸好,他不用会师门挨师父的训了。高志海终于松了口气,却不见风雅向他投来阴险的一瞥。三师兄太天真了,以为用大师姐的名号就能压得住他吗?就算大师姐现在就在他面前他也会走。他不想回师门,怕很多事情会失控,可为什么大家总要逼着他回师门呢?
已经有很多人不幸了,他不想再让他们更加不幸,所以让他消失吧!
****
宝宝亲眼看见哥哥进了这家好大的的房子里,房子的门也好大,比宝宝家的四个门还要大,门里有好多人,都坐在大桌子前有说有笑。宝宝还看见几个叔叔阿姨在人群中转来转去的倒茶递菜,他们满脸的笑容好假哟,宝宝替他嫌累。
宝宝高高兴兴地进了大房子,左右望了望,没见到哥哥的身影,不知道哥哥怎么消失了。宝宝有些沮丧,可宝宝不会放弃的,宝宝要找到哥哥,然后告诉哥哥宝宝喜欢他,宝宝要和他在一起,就像爹和干爹那样。
“哪来的小乞丐?”客栈的掌柜眉头一皱,招来小二,指着宝宝说:“你去把他赶走,免得打扰了客人的雅兴。”
宝宝听不懂什么是小乞丐,可宝宝听懂这个大伯嫌他脏,连忙左右看看自己的衣服。宝宝的衣服上有点灰尘,宝宝的小手黑黑的,宝宝应该把自己洗干净,然后再去见哥哥,可宝宝现在找不到水洗看见自己。
“叔叔有水……哇,好痛!”宝宝刚想向一个长得好壮的叔叔要一盆水梳洗却被他丢了出去,宝宝的小屁股摔成了两半。
宝宝糅着小屁股爬起来,小脸痛苦的皱成了一团。宝宝讨厌这个叔叔,像爹一样爱丢宝宝,把宝宝当做玩具。
宝宝一定要进这个大房子,可是……可是那位大伯比麻雀眼大不了多少的小眼睛一直朝门外的宝宝瞪着。宝宝又不是坏人,瞪宝宝干什么?宝宝不喜欢被他瞪,感觉很不舒服,宝宝于是不服气的回瞪过去,水灵灵的大眼睛攸地放大。
宝宝的眼睛瞪久了,好酸好干好疼。呜……宝宝瞪不过大伯,宝宝好难过。宝宝擦擦干涩的眼睛不再瞪掌柜了。掌柜见他那么有意思就叫小二把他叫进门来。小二不知其意,粗手粗脚的抓宝宝,宝宝以为他又要把自己拎起来丢一回,吓得掉头就跑,这小二身手还算灵敏,宝宝还没跑出一步就被他抓了后领。
“宝宝又没干坏事,干嘛要抓宝宝!”宝宝挣扎着大声问小二,小二了了能尽早交差也不回答他,直接把他拎到掌柜面前。“宝宝是好人,你不可以抓宝宝!”宝宝很生气,气小二不讲理,抓着小二的胳膊就狠狠地咬下。
“你这臭小子竟敢咬我!”小二一怒,扬手叫要给宝宝一巴掌,掌柜不许他碰宝宝一根毫毛,小二哈着腰放开了宝宝。
掌柜拿了块糖递到宝宝面前问:“小弟弟要吃糖吗?”这孩子挺有意思的,很合他心意。
甜甜的糖耶,宝宝都已经好久没吃到糖了,干爹和爹也许宝宝吃糖,说宝宝会得牙病。宝宝很想吃糖,但宝宝是个乖孩子,所以宝宝不能吃大伯的糖。“宝宝不要吃糖。”宝宝垂诞三尺的回答,小小的食指放在嘴里咬呀咬。
宝宝好想吃糖,糖甜甜的,宝宝最喜欢吃甜甜的东西。宝宝记起前两天偷吃糖正好别爹发现,爹打了宝宝的小屁股,后来是干爹救了宝宝还训了爹一顿,可干爹也训了宝宝一顿,宝宝再也不敢不做乖孩子了。
宝宝怕自己忍不住抢了糖就吃,捂住了双眼背过了身。“宝宝是乖宝宝,不能吃糖,宝宝要做乖宝宝,不可以吃糖。”宝宝这样对掌柜说,也是对自己说。
“宝宝真的不吃糖吗?”掌柜越瞧他越觉得有趣,不禁想逗逗他。
宝宝猛地转身,睁大了双眼,憋红了小脸,大声喊道:“宝宝不吃!”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出客栈,掌柜好笑的摇头晃脑,拨弄起算盘。
唉,他人也老了,该放下一切回老家享享清福了,家中的孙儿也大概像这孩子一般大了吧!
宝宝跑出了客栈句再也不敢进客栈了,生怕那位打破又拿糖给他吃。他又不敢跑远,一直在客栈旁溜达,终于在完全天黑时那位大伯才走了,宝宝才敢溜进客栈。客栈很大,宝宝找了一会儿就迷路了,跑进了厨房。
咦,这里是什么地方?有好多吃的,还有一只盛满水的大水缸。宝宝看看自己黑乎乎的小手,再摸摸有些饿的小肚子,兴高采烈地舀了点水洗洗手和脸,再拿了点东西吃,吃到小肚子涨涨的才要出厨房。
“师弟,你大半夜跑出房干什么?”宝宝听这声音很耳熟,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肚子饿,出来到厨房找点吃的。”宝宝眼睛一亮。这声音是哥哥的声音,宝宝终于找到哥哥了。
哥哥肚子饿,宝宝就垫起小脚从高高的锅台上拿了个包子想给哥哥吃。包子有点凉有点影,宝宝不要了,哥哥一定不喜欢吃又冷有硬的包子。宝宝看着另一个锅台上的蒸笼冒着的热气,锅台蒸笼都太高了,宝宝拿不到冒着白气的热包子,宝宝想到了哥哥肚子饿就拼命的把小脚垫高,把小手臂伸长,还是拿不到热包子。宝宝突然看到一只又白又嫩的大手拿起了一个热包子,包子放进了宝宝的手里。
“我不是给你钱了吗?你怎么又到这里偷包子了?”哥哥的声音很好听,宝宝的心跳好快,脸好烫。
“宝宝没有偷包子,宝宝是拿包子给哥哥吃。”宝宝把包子高举递给哥哥,却不好意思看哥哥,头放得好低。
风雅着实吃了一惊,随即又笑了。他接过包子咬了一口问:“你怎么来这里的?”他尽量把语气放得和蔼点,不像吓着他。
哥哥好温柔,宝宝好喜欢哥哥。“宝宝是来找哥哥的。”宝宝抬起小脸,扬起幸福的笑容,目光触到风雅的脸时变成了惊艳。好……好好看,比干爹还好看,宝宝好……“宝宝好喜欢哥哥,哥哥要做宝宝的妻子!”宝宝围在他的身边打着转,甜甜的撒娇。
妻子!一口包子哽在风雅的喉咙里,吞也吞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他难受皱起眉,宝宝很贴心地舀了一碗水递给他。风雅喝下几大口水才算舒服些。宝宝担心的问:“哥哥好些了吗?”
风雅看着他那张充满担心的小脸摇了摇头道:“没事,多谢你给我舀了碗水解急。”
“哥哥太见外了,丈夫关心妻子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宝宝扬起可爱的笑容,唇角悄悄地弯起些微狡猾的弧度。
既然都叫他哥哥了,为什么还要称他是妻子?风雅搞不懂宝宝的想法。他放下吃了一半的包子,裸露的肉馅淌出了几滴油水,正好滴在他的手指上。风雅现在可没心思管自己手指上的油水,他要管的是宝宝。
这个名叫宝宝的男孩看起来也不过才五六岁,天那么晚了小小年纪的他也回家。就算是乞丐也该有个落脚的窝吧!风雅在心里想道。
“你叫宝宝吗?”风雅尽量把自己的表情调适到笑如春风,可他怎么总觉得自己的笑容很僵硬。唉,他果然还是不喜欢孩子这种生物,孩子本身也就不好应付啊!
风雅从小就觉得孩子很烦人,动不动就哭,哄也哄不笑,那震天的哭声又会得到别人的同情,他却倒霉。今天他在路上看到一个小乞丐被人欺负到连口包子也没得吃,他也不想管闲事。而他的三师兄动了怜悯之心,硬推着他去多管闲事,还送了一两银子。这件事也该有个了断,小乞丐竟还跑到客栈找他,“哥哥”叫得很甜,他听得心烦。
“嗯。”宝宝盯着他的手指上的油水回答。那个看起来很好吃,宝宝想吃,只要吃一口就可以了,哥哥应该不会生气。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风雅笑盈盈的问,宝宝似乎没听见,盯着他的手指迳自发呆,嘴角流下点口水。
宝宝真得好想吃,宝宝会吃得很轻哟,不会再它吃红了。宝宝填了填嘴唇,目光旧染没有从他的手指上移开。风雅对他的异常举动感到一丝好奇,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见自己手旁的包子,恍然大悟。